美国如何输出文化?一个微观视角(中)文化聚会

再次来到费城。每年,Fulbright都会举办至少1次大型聚会,差不多有近千人,分成7-8个小组,到美国各地聚会。我参加的是关于“艺术组”的。本组由70多个国家150多Fulbrighters。 人均开支1500到2000美元。

晚餐时间。鸡胸肉和柠檬芝士。

本次主题是“Arts and Civic Engagement(艺术与城市运动)”。

WeChatImage635847006679196534WeChatImage635847006619560503

早上的旅程从费城的壁画开始。这是我最喜欢的一幅,近看是两棵互相缠绕的树,象征着爱。作画者将这幅作品作为结婚礼物送给了自己的妻子。够浪漫吧!

(12)

另一幅非常著名的壁画,主题大概是”跨代(across the generations)”。艺术家们去到学校。让孩子摆姿势表现他们所希望有的生活方式,只要他们喜欢,任何时代的都可以。所以有的孩子选择18世纪,有的则选择现代。这幅画想表达的是:即使时间流逝,在不同年代的人之间,也始终存在着共性。

(13)

大型壁画的创作过程。主创者会将巨型画面分割成小画面,每张画纸旁边有张小图显示该画面的整体效果,不同部分都有代码,未来将分割画面按代号再整合。画面再被分割,我们参与的部分都很简单,就是给不同的形状上色。

(23)(24)(26)(25)

看完壁画,吃饭。旁边男生来自阿富汗,女生来自巴基斯坦。Fulbright每年赞助150个国家国际学生4000人外加900人访问学者(我属于900人内)。其中最大受益国是巴基斯坦,每年他们有100人获得美国政府赞助。

WeChatImage635847008074903383

顺便谈谈阿富汗和巴基斯坦这两个国家。在Fulbright经历之前,我对这两个国家并不了解。但因为这两个国家是Fulbright奖金赞助大国,所以每次活动都可以碰到来自这两个地方的人。中国人反倒不多,仅有的一些大部分也是过来教中文外国人的。这两个国家的Fulbrighters有两点让我意外:一是他们的英语都很Fulbrighters英语都不错,但他们属于上等水平,口音不重,非常流利,用词也很到位;其次,都非常幽默开朗,与新闻中所看到的很不一样。虽然中国和这两个国家算是邻居,但关于这两个国家,我们平时能看到最多的新闻就是恐怖袭击、炸弹、政治动乱……似乎完全就是民不聊生的样子。

事实是,就我所见到的这些人(当然他们属于当地佼佼者),我感觉不出任何区别。从某种角度来说,某些方面胜过我们国内同龄佼佼者,比如视野。感觉我们还是生活得比较自我,主要还是在关心吃得如何,住得如何,怎么能让自己或者自己的孩子更优秀,对周边人与事物关心面比较窄。

晚上受邀去当地美国人家庭吃饭。每一次这类聚会都非常开心非常感动。人们交流得都很亲密,又来自完全不同背景,每个人都好奇其他人的国家和文化。这次同行得是一个泰籍华裔和一位智利女生。饭也是一级棒。我吃了两轮,一般我都控制在半碗。今天吃撑了。

WeChatImage635847008175489650

WeChatImage635847008307358876WeChatImage635847008204208479WeChatImage635847008247527476WeChatImage635847008277175370

虽然来美国很多次,也知道美国很受欢迎,但这些世界各地精英对美国的向往程度还是超出我预料的。好在对我来说香港也很棒,香港对大学教育的投入堪称世界一流,给教授的薪资、给博士生的工资以及各类奖金基金也是全世界最好的。特别是香港大学,是香港人的骄傲,如今也是我的骄傲。

Fulbright的条件之一是结束美国的学习或研究后,必须回本国服务2年,而不是其他国家和地区,这两年内也不得申请美国工作或移民签证。没想到有那么多Fulbrighter想继续留在美国,不想回国。每次相聚总有人探讨怎么逃过这两年“服役期”。

虽然看起来很不一样,但这四位男士都来自阿富汗,其实这也体现了阿富汗的一大特点,不像中国,虽然民族众多,但依旧有很明显的中国人特征。我遇见的阿富汗人超过十个,但是看起来都来自不同的国家,这里面有民族的因素也有边界的因素。

WeChatImage635847008727414950

来自乌克兰的室友。又一个传奇女生!旅游让我们知道,无论我们自以为自己多么个性,多么聪明,多么如何如何,总有更多的人比我们优秀!学文学的。介绍了连我这个中国人都没听说过的中国(古代)作家,生于300多年,叫干宝(《搜神记》的作者),写的都是妖魔鬼怪之类的神话。

WeChatImage635847009111098784

 

美国如何输出文化?一个微观视角(上)美国社区

美国的文化很强大。但是很多人不一定明白美国何以变得如此强大。下面通过美国最高端的学术奖金:富布莱特奖学金(Fulbright Scholarship)的案例,来说明美国是如何吸纳了全球150多个国家的精英,并且为这些精英提供了最好的学习与生活体验。而未来待这些精英回到国内,大多从事公务员,大学学者,主流媒体或者企业的高管。这些人,未来都是美国的友人。

富布莱特(Fulbright)新生欢迎宴会,在纽约大学举行。富布莱特是美国政府提供的高端奖学金,面向全球155多个国家,获奖者多是经过激烈竞争被选送到美国交流的。富布莱特做得最优秀的地方是通过各类文化交流活动,让世界各地的Fulbrighter了解不同的文化,同时也深入了解美国文化。

WeChatImage635489998293316172

每个活动都很别致,比如品尝各个国家的美食,到当地学校和学生交流,到西点军校和美国海军学院参观交流,节假日住到当地美国人家中,体会美国人生活,和联合国官员交流,等等

Fulbright之所以很有名,是因为在60多年的历史中,有50多个Fulbrighter获得诺贝尔奖,80多位获得普利兹奖。来到美国交流的学者,除了获得相关学术资源,一年里还有机会参加近100场各类社交、文化交流活动。。

成为Fulbrighter等于拥有一个广大的全球精英网络。过去一年我结识了许多只在电视上见过的国家的朋友,如阿富汗、黎巴嫩、海地、尼日利亚。

带你体会美国社区的活动

碰到节假日,One-to-world会组织大家去美国人家过节。以融入私人家庭方式体会美国文化。2013年的圣诞节,我们一起来到了宾州一个小镇叫Mount Joy。Mount Joy没什么名气,但是它那里的Amish Community却很有名。

WeChatImage635830429106118846

Fulbrightscholars来自世界各地。所以每次活动的队伍,好像一个小联合国。一次旅行,可以认识来自世界各地的朋友,学习各国不同文化。

抵达目的地的第一件事情,是去教堂和接待家庭见面。

WeChatImage635847003479531669

来自俄国的语言学老师。用俄语朗诵了普希金的诗。i loved you one day;

WeChatImage635847002684443914

日本童鞋介绍了日本的厕所文化。用他们的话说进日本人的厕所是享受,进去后有欢迎的音乐,坐下来有音乐,起来有温水清洗。

 

 

 

 

 

WeChatImage635847002943035657WeChatImage635847002965007340WeChatImage635847002984763371WeChatImage635847003005468926WeChatImage635847003026792931

这个女生来自沙特阿拉伯。她重点想打破其他国家对阿拉伯女性的偏见,即那里女性地位很低。她说她在她的国家的生活和世界其他各地女性一样,可以受平等教育,可以工作,可以和朋友外出游玩,可以开车上接。从服饰上看,和我们也没啥大区别,除了围巾是必须裹着头部的

WeChatImage635847003110276288

要知道招待一大批来自完全不同文化背景的人5天,要大家都安全开心,还是完全义务的,若没有极大的爱心与包容心,很难做到。一切都是神的做为,这个也是他们说的最多的。他们希望更多人听到福音!这个是在当地招待我们的社区的老太太和老先生。都是出于对神的爱热情,义务,免费招待了我们这批来自异国他乡的世界各地的陌生人。他们完全也可以呆在家里享清福。

WeChatImage635847003300603438

万圣节,又组织我们去了新泽西州的一个社区,玩了2天。

抵达社区的第一件事,当地市长给了一个简单致辞!市长独自来去,大家看到他最多握个手,与常人一般,完全不是前呼后拥的状态。而且,我们只是过客,但是对方还特意来致辞。

WeChatImage635499479124448352

当地的一对师生合作表演了一首乐曲。美国人的社区生活貌似比我们国内丰富。不过也可能是其实国内社区生活也很丰富,只是我不太关注。我在现在的小区住了十几年,至今不知道我的邻居长啥样。不知道是我的问题,还是社会普遍如此?

WeChatImage635499479293270731

湛蓝的天空,温暖的阳光,葱葱的树木,还有洒满地面,片片金黄色的秋叶,与一群来自十几个国家的朋友在庭院中一起做南瓜灯,亲们,你可感受到我的幸福?

WeChatImage635500018808800078

美国家庭厨房都很大。一大群人围在一起,上海话说起来就是ga sai wu。这种家庭party在美国很普遍。这也正是主办方用意之一,通过和美国家庭的融合,来体会美国文化。

WeChatImage635500017339589804

这是我们中午聚餐的地方。欧美家庭内,无论大小,让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无处不在的大沙发和靠垫,到哪里都可以躺着坐着,特温馨。即使在学校公共走道也是如此。怎么舒服就怎么整,人很容易就放松下来。即使是做为客人,看到这样的家装很快就不觉得自己是客人了。

WeChatImage635500016361712462WeChatImage635500016884068686

主人家的客厅。基本上来说,楼下就是客厅和餐厅。楼上是卧室。

WeChatImage635500016905862672

早上遛狗。狗在美国是最受欢迎的动物之一。

WeChatImage635500016080844775

周日的早晨从和狗狗的玩耍开始。Benny已经14岁了,特别喜欢他的眼睛,好温柔!

WeChatImage635500015711913213

旁边男生来自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一直以为伊拉克就是危险区域,但库尔德因为高度自治,且语言统一,并未卷入战争与暴乱,其安全程度在中东仅次于土耳其。女性受教育程度及就业机会都较高。婚姻方面依然保守,至今不允许男女婚前有性关系,不然会受到法律及宗教的严惩,而且双方必须结婚。

2014-10-26 211049

与来自越南的美女Pguong。她特意穿了越南旗袍!开叉比中国旗袍高,另外下面配裤子

WeChatImage635499480512237618

晚餐在另户人家,每一家带一个菜,既满足了各人口味也省得让主人一家子忙活。客人还会和主人一起动手做饭。现在国内,请少一点人到家里吃饭就会尴尬,请大家来,一个人弄体力吃不消,请每个客人自己带个饭菜来好像又有些奇怪。所以最后都在饭馆解决,但是绝对少了家里的温馨与自由。

WeChatImage635499480291275941

每个月2月是美国黑人月。各个民族黑色人种,包括非洲,拉美,加勒比海国家都会庆祝。以纪念历史上那些曾经为了黑人在白种人社会争取平等的权利的黑人英雄。感谢Fulbright Scholarship.每月都组织许多类似了解美国文化的活动。本次活动在圣公会的教堂举行。

WeChatImage635847003972078185

 

这次活动在圣公会教堂举行。这是个有争议的宗派。他们是从天主教派分裂出来,很多地方继承了天主教传统,但是神父可以结婚。该教会的rector原来是海地天主教堂的神父。后来遇到一个心爱的女人,所以转到了这个允许神父结婚的宗派。

 

 

 

 

WeChatImage635847004128028866WeChatImage635847004177920226WeChatImage635847004206084214WeChatImage635847004235236088WeChatImage635847004271841765

这个教会所在区是纽约布鲁克林区的bushwick.这个区1600年开始先由德国人居住。德文bushwick意思为木林中的社区。直到19世纪这里以农业为主。主要居住者为德国人个其他欧洲人。后来水利系统改善后,这里成为啤酒酿制地,此处开始从农业转向工业化。

20世纪初,工业开始被迁出市区,许多人失业。社区开始没落。直到1960年代,西班牙语系族群开始移居此处。现在这里主要是南美洲和加勒比海族群居住地。图为活动当日的采访。

WeChatImage635847004347997816

美国社区的活动比我们想象得丰富得多。为了接待我们这群来自世界各地的访客,居民们,无论高矮胖瘦,上了舞台只展示快乐与自信!

WeChatImage635847004586862078

墨西哥移民女孩表演舞蹈。

WeChatImage635847004698804574

第一次住在一个黑人家庭。早期刚开始认识白人老外,觉得白人都长得差不多。见了多了终于可以区分他们的长相。不太熟悉黑人时,觉得他们长得也差不多。伦敦留学在耐克打工时,周围都是黑人同事,终于也熟悉了他们的长相。今天则终于了解黑人普通家庭的生活。很多时候,就是一个不熟悉到熟悉的过程而已。

WeChatImage635847005127823666

 

 

有一点,值得自己学习,无论男女老少,他们去教堂都是经过精心装扮的,因为是对神的敬拜,礼当尊重。而我常常邋遢地就去了教会!

 

 

 

 

每次去社区,大家都会精心准备了近几十种加勒比海国家的特色菜肴,仅仅为了招待我们9个异乡客人。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WeChatImage635847005807351556WeChatImage635847005838274585

 

 

 

西方媒体中的中国时尚:一个中国人的视角

​如火如荼的时装周,从“四大”之都(纽约、巴黎、米兰、伦敦),开到了上海,终于在11月2日在北京拉下了帷幕。时装周期间,国内各大时尚类媒体每日都跟进着中国设计师的作品发布会,包括已经全面登陆“四大”国际时装周的中国设计师。这些报道,夹杂在各大品牌的发布会之间,显得整个时尚产业热闹非凡。时不时地就可以听到、或者看到某个毕业于帕森斯设计学院、或者圣马丁艺术与设计学院的中国新锐设计师,其作品登陆“四大”时装周;或者被某明星看中;或者被某国际媒体报道。从国内媒体报道来看,中国服装设计师的国际化进程是颇令人兴奋的。那么,在西方媒体眼中的中国时尚又是怎样一番景象呢?

​    ​用英文谷歌或者雅虎搜索所有现在已登陆过“四大”时装周的中国(内地)设计师和品牌的名字,只有两个中国设计师可以找到系统性的报道,即Uma Wang与Huishan Zhang,其他设计师则几乎难觅踪迹。所谓“系统性”报道,一是指媒体的级别;其次是看报道数量。报道这两位设计师的媒体,几乎涵括了全球最重量级别的媒体,包括BoF, Elle, Harper’s Bazaar, New York Times, Vogue, WWD;这些报道,不是零散的一两篇,而是几乎跟进了他们每季的发布会。但是,关于其他国内设计师的报道,只能用“零散”与“碎片”来表达。

1

Uma Wang作品(图片来自设计师官网)

缺乏主流媒体连续性的关注的原因可能是多样的。可能是大多数国内设计师尚未掌握国际时尚圈的游戏规则,不知道怎样才可以通过专业公关公司与媒体建立可持续的沟通关系;也可能是设计师的设计并不符合西方媒体的口味;或者不是所有的西方媒体都做好了接受一个东方大国的设计师的准备。总之,这些结果,不一定都是中国设计师能力所导致的。

而最令人(一个中国人)惊叹的是,时至今日,西方许多媒体及公众对“中国时尚”的理解依然停留在“龙凤”与“旗袍”式的符号式中国元素及与(他们所理解的)“中国传统文化”的关联。在这些西方认识看来,似乎只要是来自中国的设计师,就必须带有这种“中国”元素才称得上来自“中国”的时尚。

在所有有关中国设计师登陆四大时装周的英文报道中,虽然它们的数量及其有限,但西方媒体最经常问的问题就是“中国设计师的设计与中国文化的关联”。比如在张卉山2012年接受西方媒体的一次采访中,一家叫HungerTV的媒体问“你们中国的传统是否影响了你的设计?”不知道他是否会问一个法国设计师“你们法国的传统是否影响了你的设计?”又有哪个人不会受其出生地、成长地的文化影响呢?这样一个近乎白痴的问题为什么会问到中国设计师头上?同样的,新锐设计师Masha Ma在接受西方一家媒体采访时,也被问到“中国文化里的白色和西方文化里的白色的意义截然相反。在中国,(白色)是纪念逝者的。所以,你选择白色(做你的设计),有什么原因吗?”难道互联网如此发达的今天,这个记者不知道全中国每天都有许多人穿白色的衣服吗?不知道中国人也穿白色婚纱结婚的吗?虽然中国传统文化里会穿白色出席葬礼,可是现在在大都市,很多人也会穿黑色衣服出席葬礼。

不仅是媒体,就连旨在向世界证明中国文化是如何影响了西方时尚的2015 MET Gala(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慈善舞会)也将中国文化仅局限于符号式的中国:“书法”,“龙凤”,“牡丹”,“青花瓷”还有“旗袍”。对于1980年代以前的西方设计作品,将中国文化局限于这些标示性符号尚令人情有可原。因为此前相当长一段时间,中国一直处于自我封闭状态。但是对于1980年代后的西方设计师,他们对中国文化的理解,并没有随着中国的发展而体现任何进步性的探索。这些代表金字塔尖的明星设计师们,包括Valentino、Roberto Cavalli、Tom Ford、John Galliano、Ralph Laurent等,即使在他们创作于2000到2013年的受中国文化影响的作品上,使用的大多依然不是龙即是凤还有旗袍领——这个被西方称为“中式领”的领形。

2

Ralph Laurent受中国文化影响2013年的设计作品。很美,不过还是关于龙凤。(图片来自MET官网)

而更值得质疑的是,为什么在当代中国时装设计师里,选择的是郭培与Laurence Xu两人为什么不是首个登陆“四大”国际时装周的中国(大陆)设计师谢锋?这个融通中西文化的中国设计师?为什么不是中国大陆首个登陆巴黎高级时装周的马可,这个在中国有着广泛影响力的设计师?Laurence的设计一向以龙凤设计著称,特别是他为范冰冰在2010年戛纳节的龙袍,几乎已成为他的设计标示;郭培在中国高级定制业辛勤耕耘数十年,但其贡献领域主要在舞台设计而非日常装,使用传统文化素材也是其设计的标志。

3

范冰冰身着Laurence Xu的龙袍作品。图片来自网络。

MET选择这两个设计师,唯一可以令人想到的原因,是因为这些设计师的作品符合他们对“中国时尚”的期望。

为什么西方媒体与公众就认为中国文化就是龙凤和旗袍等一系列符号式中国呢?为什么他们认为中国设计师的作品就一定要与中国文化关联呢?难道中国时尚就不可以包容其他国家的文化与元素?

毫无疑问,西方媒体与公众似乎没有意识到,中国时尚在过去30余年已经发生了颠覆性的变化。在上世纪80到90年代,受当时时代及资源的限制,确实有许多中国设计师喜欢用上述的标示性符号来代表“中国文化”,有的人甚至将紫禁城穿在衣服上。他们坚信“民族的即是世界的”。然而进入21世纪后,中国服装设计师的风格正变得更加多元化且多了更多对他国文化的包容度。即使有些中国服装设计师依然主张“中国文化”的设计理念,但是这些中国文化的表现已脱离符号式的具象表达,而趋向于含蓄、内敛以及象征性的。比如,传递中国文化核心价值观的“和平”、“宁静”、“祥和”的天意与例外品牌,这些品牌的设计上并没有龙凤图腾与旗袍,却依然传递着“东方”禅意般的精神。

4

天意品牌。中国设计表达更趋向于写意,而非具象的符号式表达。(图片来自梁子)

而在更年轻的一代中国服装设计师作品中,已经很难区别他们和其他同龄西方设计师的作品区别(暂且不论这对中国设计是好事或坏事)。事实上,对于生长在中国大都市的新生代中国服装设计师而言,他们自小的生活方式和西方发达国家并没有太本质的差异。他们都泡着互联网长大;都从小抱着电子游戏机玩乐;家庭条件好的,也会从小跟着父母去世界各地游玩。而对于那些留学世界名校的中国服装设计师,他们的视野与思维,几乎与发达地区的同龄人没有任何差异。

6

Hi panda代表了中国的潮牌设计。中国设计正趋向于多元化。(图片来自吉吉)

不仅如此,中国服装设计师们也正变得越来越包容,特别是对于年轻一代的设计师,土生土长之地中国文化是他们的根,但在这个根上,他们也会嫁接来自于非洲、阿拉伯、黑人、欧洲等异域文化的枝条。比如设计师上官喆的SANKUAZ的设计,即有中国文字,但也混合了黑人的嘻哈元素;播品牌的主创设计师王陶在其2015年纽约时装周的发布会上,灵感则完全来自于非洲文化。而对于见多识广周游世界的中国服装设计师们,早已不再是拘泥于某个区域的文化,而是立足于世界与全球的文化包容与混合。

31

Sankuanz的设计融合了多民族文化。(图片来自SANKUANZ.COM)

为什么西方的媒体与公众没有注意到中国时尚这一从“传统”走向“现代”的进程?也许,中西语言巨大的差异是一大障碍。这些障碍使得西方认识很难及时掌握这些正在中国发生巨变的行业的第一手资料;但也许,是西方拒绝承认中国已不再是过去那个传统守旧的国家,而是一个在世界发挥更大影响力的现代化国家。

5

播主创设计师王陶的Taoray Wang,本季灵感来自非洲。中国的设计师也正在包容各国文化,而不仅仅局限于本国传统与文化。(图片来自Taoray Wang)

 

中西之间的关系,即使从服装发展史上也可以略窥一斑。自建国后,中国与西方曾经相互对立了近30年。在这期间,“fashion”或者类似的词汇,“时尚”,“时装”,“时髦”曾经几乎完全从中国社会消失,因为这些都被视为“资本主义”的代表。在那个时间,任何形式的与西方资本主义的关联,都几乎被视为与中国的对立。换句话说,“中国”与“西方”几乎是对相互对立的词组。而进入改革开放期,中国人民几乎又进入了一种全民崇洋的时代。即使在服装行业,大家也更喜欢用洋文做品牌名字,虽然没有人知道这些洋文究竟是哪国文字、具体什么含义。生意人只要给服装标上洋文,就可以卖高价格;只要在国外注册一个洋名,就可以号称是欧洲某国品牌。而在学术界,这种现象甚至曾经引发中国人的崇洋媚外是否会最终毁了中国的传统文化,西方文化的入侵是否是一种新形势的殖民主义等一系列的争议。虽然这未必是中国政府所愿意看到的,但是本着“包容”与“学习”的态度,政府似乎在那个时候并没有对这种可能“全盘西化”的风险做更多阻拦。

7

张卉山的“中山装”,是中国设计走向“现代中国”的一个最好阐释。(图片来自设计师官网)

而进入21世纪后,中国在全世界的再次崛起已成为不争的事实。 中国正在变得更加自信。而这种自信,不但感染了中国服装设计师,也感染了中国部分的消费群。他们不再迷信国外品牌,有的甚至转而热衷于追捧本土设计师的品牌。而在国际领域,中国的成长俨然已不是中国自家的问题,中国文化也不仅仅只能包裹在中国区域,而是走向世界。总之,中国已经在全球变得举足轻重。

中国教育部曾在上世纪末,在一篇公文中申明,“中国将变得更加‘国际化’,但绝对不是‘西方化’。”这是个颇值得回味的表述。那么“国际化”与“西方化”的区别在哪里呢?两者差异就在于中国将在全球处于什么位置。如果是“西方化”,中国显然是没有地位的。但是如果是“国际化”,即意味着中国即会保留自己的核心文化与价值观,积极体现自身价值;同时,也会包容其他各国文化。总之,两者的差异就在于,中国在全球的地位究竟在哪里?是被全盘西化?还是积极进取一个主流位置?

而这类“国际化”的定义,不一定是西方媒体与公众都乐意看到的结局。因此,拒绝承认中国文化的现代化进程也是理所当然的了。

 

2015福布斯中国设计师年会

2015福布斯中国设计师年会在杭州良渚举行,一个很有欧美范儿的小镇。福布斯根据40个相关领域专家及意见领袖的推荐,及媒体曝光率,市场影响力,最后由12位专业评委评审,选出了设计师榜单。评委全是设计界大咖: 中国美术学院 艺术设计学院院长吴海燕、清华大学美术学院 工业设计系教授蔡军、艺术家丁乙、央美城市设计学院副院长黄建成、同济大学设计创意学院院长娄永琪 、插图大师吕敬人、作家苗炜 、雕塑家瞿广慈 、央美设计学院院长王敏、中国工业设计协会秘书长应放天、作家余秋雨,北大建筑与景观设计学院院长俞孔坚。

WeChatImage635841767871528232

在2015福布斯中国设计师年会中国最有影响力的30位设计师名单中,与服装相关的有3人张肇达 、马可、郭培 。图为张肇达(左二)领奖。

WeChatImage635841768023345540

2015福布斯中国设计师年会最有潜力的30位设计师里,与服装相关的设计师里有Masha Ma 、吉承 、张驰ChiZhang 、王培沂和韩璐璐。有些意外两个在国际化道路上最有前景的UMA WANG和张卉山没人推荐。不过评奖总难以面面俱到。福布斯做了大多数人没做的事情,关注了普罗大众以为设计就是画图的弱势群体设计师,依然值得赞赏。恭喜Masha Ma、吉承最后获得大奖。设计不易,数十年如一日地坚持更不易。

WeChatImage635841768197228255WeChatImage635841768218786948

这是我在2015福布斯中国设计师年会上最喜欢的演讲,没有之一,来自中国著名设计师杨明洁。我一直觉得中国到现在的教育还大多停留在技术层面,即使谈到创意,谈的也是如何创意,少有触及何为设计及为何设计的问题。YANG DESIGN真正从社会与人文角度诠释了设计可以怎样改变社会。杨明洁谈到和壹基金合作帮雅安地震灾民设计帐篷。起初也想设计款炫酷的,后来发现灾民最大的渴望是回家。所以做了图三房子一样的帐篷。设计最终是服务于人,无论是生理还是心里需求,而非简单的炫酷与自我表达。顺便说下,杨明也是波音飞机的内舱设计的提供者。

WeChatImage635841768389644819WeChatImage635841768416163097WeChatImage635841768440253400WeChatImage635841768462772893

熊超的”绿色步行”我也特别喜欢 。设计师在十字路口贴了白色画布。上面画了被污染的树。在人们等红绿灯的地方铺了”绿地毯”,人们经过那里时脚上会染上绿色,随后这些脚走过白画布时会把绿色”染”到画布上的被污染的黑色树木。当很多双脚踏过后,黑色的树几乎都变成了绿色。意思即为”步行可以绿化环境”。多美的创意。

WeChatImage635841768486250619WeChatImage635841768664781813WeChatImage635841768686432600

《中国时尚:对话中国服装设计师》摘录(王新元——驰骋于时装帝国的将军)

本文只提供了书中部分内容,内容来源于《中国时尚:对话中国服装设计师》(中国纺织出版社2014年)。

4

图片来自网络

与众多常常通过穿着彰显身份的设计师不同,新元总是要么西装革履,要么穿一件洁白的衬衫外套一件中性色毛衫,配着西裤。整个人看上去被收拾得整洁干净,井井有条。在所有受访的设计师中,新元在装扮上更像一名绅士而非设计师。当被问及原因时,他说,是因为日常工作中他总是要在不同的角色中穿越——总经理,设计师,老师……每天要接触各类不同的人物——企业家,记者,政府官员,教授,学生……“你能想象一个染着金发,穿着耳洞的人与我们的政府官员一起吃饭的样子吗?”他反问道。

新元的朋友都知道,他的偶像是巴顿将军。因为这一崇拜也使得他成为一位独特的设计师。他既有艺术家敏感的神经,丰富的情感,挑剔的眼光;又有将军般的坚毅,果断与一副”舍我其谁”的神态。某些时候听新元侃侃而谈,常常会有种错觉——如果生活在古代,他究竟会成为一个留芳百世的文人画家,还是留名千古的某一朝代将领?如此看似矛盾的气质,又如何集中在一个人身上。仔细研究他的设计作品:从远看,大气张扬,豪迈奔放;从近看,不失温婉细腻。两种貌似不合的设计手法,恰恰体现了其主人公的“设计观“——设计衣服恰似筹谋一场战争,都需要从全局入手,再在局部部署,最后还要再做全面整合,以确保既有局部细节突出,又不失整体的和谐气质。无论是设计师还是将军,两者都需要极端的自信。尽管这种自信在外人看来,或许有些自命清高甚至于霸道。两者同样需要非凡的创意,“出其不意,方可制敌为胜”。两者都还需要一颗“勇敢的心“。特别是对于第一代的时装设计师,当举国上下充满着一片灰色和军绿色时,他们已决心冒着被冠名为”不务正业“甚至“流氓“的风险,要装扮全国人民,让全国人民穿上漂亮的衣服。甚至,要让中国人设计的服装——走向世界。

简介

出生

1958年 生于浙江普陀山,现在长居于上海。

教育

1985年 毕业于苏州丝绸工学院服装设计学士学位。

职业生涯

1974年 在“上山下乡运动“中被下放至农村

1976-1981年 在部队服役

1985年 进入北京丝绸厂做设计师

1986年 进入新中国第一本时装杂志《时装》杂志社工作

1986年 任第60届广州交易会服装秀总艺术指导

1985年 进入北京丝绸厂做设计师

1986年 CCTV时装文化节目作者与编辑(纪录片)

1987-1989年 在香港时装学院受训,同期在香港JMT时装公司工作

1989-1991年 任中国第一家自有时装品牌“银梦“的总设计师,并成为最早为中国女性设计职业女性套装的设计师

1992-1996年 创立自有品牌”新元”

1996-1999年 与另一设计师张肇达成为当时最大的西服制造商杉杉集团旗下法函诗品牌的设计总监

2000年 与模特儿朋友创立了银河模特经济公司至今

2006年 任上海国际时尚联合会秘书长

现在 多次全国时装设计师评比、时装模特大赛的评委、主评委,同时也是数所知名服装院校的客座教授。

获奖经历

1987年 香港青年时装设计师比赛二等奖

1988年 深圳服装节设计师比赛季军

1993,1994年 CHIC“著名商标”

1995年 CHIC“中国十佳服装设计师”

1997年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颁发“优秀中国服装设计师”

传记

农民、士兵、画家(1958-1981)

新元1958年出生于中国四大佛教名山之一的浙江省普陀山。与其同辈人一样,新元在成为设计师前,也从事过各种不同的工作。“新元”一词的意思,就是“新纪元”——因为他出生于1月1日。但这个听上去很幸运的数字,并未保证他总是好运相随。他出生时正值中国的“大跃进”时代,接着又是“三年自然灾害”,到了入学年龄文化大革命又开始了。在断断续续地接受小学及中学教育后,新元随后又在“上山下乡“运动中被放遣农村。2年后,18岁的新元被招入伍,成为了一名炮兵。

新元自幼热爱美术。新元童年时的所处的中国,到处都挂着毛主席像。每当他骑着自行车经过挂有毛主席像的地方,总会驻足一会儿研究哪幅画得最像毛主席。上高中时,他对绘画的热情与天份引起了其美术老师的注意,并最终将他领入美妙艺术世界的大门。

新元16岁高中毕业时,正值“上山下乡“运动的热潮。新元则被分派到家乡附近的小乡村“劳动“。绘画成了新元空闲之余最大的爱好。他常常在废弃的墙壁上涂抹练习绘画。他对绘画的极大热情最终引来一批征兵人士的注意。他们偶然在一面废弃的墙上发现了新元的绘画作品。这幅作品是根据历史上一场著名的战役而作的——歌颂了中国共产党的伟大。新元的父亲曾经是海军舰队的军官,所以新元很熟悉部队生活。当被问及是否愿意到部队服兵役时,他很爽快地答应了。雄心勃勃的新元告诉当时的朋友,他要穿着”四个兜“回来。因为当时士兵制服是两个口袋,而军官制服是四个口袋。在部队服役其间,他主要负责宣传。其优秀的绘画才艺使其很快成为部队的一颗新星。

尽管非常享受部队生活,但4年后新元发觉自己依然只穿着两个兜的制服。.既然未能实现自己当时所立的目标,他做了一个改变自己一生的决定——回到学校继续学习心爱的艺术。

第一批服装设计学生(1981-1985)

当决定去读大学时,新元已年近24岁。此时距离他离开高中毕业已近7年。1977年在荒废教育近10年后,中国终于又恢复了高考制度。人们多年被压抑在心中对读书的渴望,终于在这一刻得到了火山式的爆发。考生年龄从10几岁跨越到年近40岁,千万张稚嫩的脸庞与刻印着沧桑岁月的面孔一起组成了一张当年复习高考的画面。尽管在过去10年,“读书“曾被认为”无用“,”知识分子“被认为是”臭老九“,但此时此刻,每个人都希望通过参加高考改变自己多劫的命运。想走过高考这座独木桥抵达高等学府彼岸的人犹如“千军万马”,而独木桥又是如此的狭长,所有的人都知道绝大多数人将被“挤”下这座桥,但每个人依然如此奋不顾身地投入这场“战斗”。新元也是其中一分子。只有6个月的备考时间,要恢复几近陌生的高中知识,唯一能做的,便是没日没夜地苦读。梅花香自苦寒来,一纸“苏州丝绸工程学院录取通知书“,从此将新元带入人生的”正轨“。

新元考读的是染织系。这是一门以纺织设计与工程学习为主的专业。当进入第4年学习前,学校在染织系下增加了一个设计专业。新元和他的同学,大概20个人,按座位的左右位置被自然分为两组——坐在左边的同学将学习服装设计,坐在右边的同学将学习室内设计。此时,并没有人真正理解究竟什么是服装设计和装潢设计。新元的命运就在这一刻被凝固了:他坐在教室的左侧,因此被归为服装设计专业。

在大学期间,“将军“本能中不安分的血液让新元在学校里几乎各方面表现都异常优秀。无论是专业设计课程,还是运动、跳舞和写作,他几乎样样都称得上”高手“。他同时还是班长,学生会主席,更重要的是——极受老师宠爱的学生。不过这种宠爱最终没有给他带来梦想已久的工作机会。在当时的计划经济体制下,中国还实行由国家统一为大中专院校毕业生分配工作——而非自谋出路。当时的另一个传统是大学院校常常把最优秀的毕业生留作自用——即”留校“做本校老师。因此,作为优秀生的新元已被学校安排留校。当新元得知此消息时,他已错过了学校每年分配毕业生去香港工作的名额。而去香港工作才是他当初真正的理想工作。1997年前的香港对大陆的中国人来说,就是”国外“。临近毕业时,新元发现自己只有两个选择——要么在学校里留校任教,开始学术生涯;另一个唯一能去工作的地方,便是北京丝绸厂。

新元最终选择了去北京丝绸厂——因为赌气,也因为自信——带着最简单的家当,从苏州来到了举目无亲的首都北京。

(更多详情请见《中国时尚:对话中国服装设计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