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加高中毕业25周年同学会

25年前我在这里读的中学。

2015-07-26 114049

中学时代的男闺蜜女闺蜜。

2015-07-26 114052 2015-07-26 114059 2015-07-26 114056

新疆在我看来是人情味最浓的地方。25年未见,再见虽然大多已为人父母,但是瞬间回到25年前。期间放了几首80年代歌曲,我多次泪流满面。没有哪个地方的男人,像新疆男人这么有血性。没有哪个地方的女人,像新疆人那么豪气。

2015-07-26 114104 2015-07-26 114118 2015-07-26 114114

新疆焉耆的天塞酒庄。除了葡萄园,还有只有新疆才有的沙枣树。到沙枣树上摘沙枣,摘桑叶养蚕宝宝,滑冰车,打弹弓就是我们童年的游戏。

2015-07-27 152454  2015-07-27 152522 2015-07-27 152519 2015-07-27 152515 2015-07-27 152510 2015-07-27 152458

观酒庄,游莲花湖。1年的泪水与笑声都在这两天里耗尽了。笑声,源于在这里只有男生和女生,没有男人和女人。原来调皮捣蛋的还是那么调皮;原来喜好搞笑的还是那么搞笑;原来的学霸还是那么聪明。泪水,源于25年里,人生都经历过跌宕起伏。对于我们这批知青二代,16岁左右,从父母的庇护下瞬间被转去了一个全然陌生的世界,开始了寄人篱下的生活。从无忧无虑,瞬间要学会独自面对一切,就连乘公交车都要从头学。90年代初的上海,不会说上海话所面对的就是白眼和一句”外地人,拎不清”。新疆气候干燥,上海则湿冷,大多数初到上海的人双手都会生冻疮,即使疼痛不已,还是要大冬天在冰冷的水里洗东西。房子和户口则是每个人都经历过的疼痛。彼时的上海人自己的居住空间也极其狭隘,突然之间新增的一个人顿时增加了整个家族的居住负担。看了太多的为了房子大打出手的家庭。那个时候,一个娘胎出生的兄弟姊妹好似不共戴天的仇人。我不明白房子有怎样的魔力,可以让血肉相连的亲人如此憎恶彼此。初到上海的头几年,父母和同学的来信就是我心中的希望。他们真挚的关怀和鼓励在起初几年成了我前行的动力。相对而言,我依然很幸运。我住过上海爷爷姑妈舅舅阿姨的家。有些知青二代回上海是完全不被接纳的,连睡觉的地都没有。更令我感恩的是,中专毕业后一年就进了外企。我在外企10年,恰恰是外企在中国的黄金10年。也因此,我认识了诸多善良宽厚的上海人,逐渐改变了对上海的印象。这些人有帮我搬过家的,有给我提供睡处的,一日三餐的。在我第一家外企,我至少睡过5~6家同事的家,吃过不记得多少个同事的家宴,真正在吃百家饭睡百家床长大的。这些人都是上海人,他们彻底改变了我对上海人所谓自私冷漠的看法。

2015-07-27 152544 2015-07-27 152549 2015-07-27 152547 2015-07-27 152604 2015-07-27 152601 2015-07-27 152558 2015-07-27 152540

在这里度过我的青少年时代。当同学的车抵达这个入口时,我的眼泪夺眶而出。虽然只在这里住了5年,这里是出现在我梦境中最多的地方之一。现在看到的是已被拆迁的地方。很快这里会盖起新楼。其实我们原来住的楼就是留存到现在也不过30余年的历史。国内建筑寿命太短,对人力,财力和能源都是巨大的浪费。而即使是造新楼,也还仅仅考虑建得更高,更大,更漂亮(暂且不论是否真得设计得够美)。少有从人性的角度考虑如何通过建筑设计,在保证私密空间的同时,增强社区人间的互动与互助性,提升社会效益。屋顶农场是一种例子。除了自给自足也是一种社交行为,通过一起种植增进人们之间的交流。另外在生态环保系统方面几乎鲜有考虑。新疆还特别缺乏水资源,应当考虑水循环使用系统。新疆日照那么强,应当考虑采用太阳能。居民垃圾如何能不出小区内部循环消耗掉。这些应用,技术已经非常成熟,而且并不因此产生多少额外费用。所以其实与经济和技术无关。只是观念问题。

2015-07-28 183936

从库尔勒到塔什店的路上。塔什店就是在一片茫茫戈壁中人造的一小片绿洲,以重工业为主。我在这里度过了童年。30多年,这里几乎没有太大变化,还是只有一条街道,这条街道开车10几分钟就能走完。就这么大。依然是那些泥坯房,现在已破旧不堪。居民房周边就是水泥厂、化肥厂、砖厂合煤矿。对于当时的我来说,这已是片很大的天地。就连去如今开车半小时就能到的库尔勒,于当时的我来说也是极其遥远的长途。

2015-07-28 184408 2015-07-28 184406 2015-07-28 184402

我在塔什的化肥厂小学念的书。我所站的篮球架下面,应该就是原校址。3层楼学校应该是后建的,但如今也已被废弃。学校后面第一排平房就是我家的房子。我家一边邻居也是上海知青,我父母一生的挚友。小时候我一直觉得我有两个妈妈,一个亲妈,一个就是隔壁的陈阿姨。我爸妈有事,我就理所当然地到陈阿姨家吃住。他们的双胞胎儿子也如我的亲兄弟。那时我亲哥在上海随爷爷奶奶生活。我一直以为我是独生子女,双胞胎兄弟就是我的亲兄弟。印象中,除了上学,我几乎和他们度过了所有业余时间。后面他们比我们早回沪,分离时我认为我失去了人生中最好的朋友。还好我们父母一直保持联系,我们也终于几十年后再相遇。

2015-07-28 184733 2015-07-28 184739 2015-07-28 184736

小时候居住的平房,现在已被废弃。没有人居住,却有鸡羊和狗。看着这些衰败的场景,想像着如果我从未能离开过这个巴掌大的小地,今天又会过着怎样的生活。人生就是有那么多的“偶然”。若我父母不是知青,若没有知青回沪政策,若哥哥没有在政策出来前一年考上上海的大学,我就不可能顺利回到上海。即使以我好折腾的性格,无论是否有政策,都勇敢地闯到上海,所要受的苦,肯定也会多许多倍。这些偶然,就转变了人生。不是说因此个人的努力与勤奋不重要,但是若没有外力的相助,仅凭个人的努力上进并不因此保证你人生必然会怎样。很多年后,认识了上帝,就理解了许多曾经迷茫的问题。上帝的恩典才是一切的solution。上帝不会恩典懒惰之人,所以你必须勤奋。但是若没有上帝的恩典,你的勤奋不会开花结果。所以你若自认为自己成功,除了感谢自己的勤奋,还应当感恩上帝,而不是以为完全归功于自己的了不起。这些恩典,或许是某个朋友在你困难时的相助,也可能是某个政策的改变,某个人的出现,总之那些超越我们个人能力范畴的事情。凡事感恩,就会幸福!

2015-07-28 185157 2015-07-28 185202 2015-07-28 185159

25周年聚会圆满结束。感恩上帝! 唯一的愿望,希望所有同学,特别是男同学,少喝酒,少抽烟,健康平安。虽为新疆人,但我特不理解这个酒文化。吃饭必喝酒,不喝酒办不成事,不醉不归。即使带着胃出血,心脏病,三高,还喝。这样喝酒多伤身啊。我其实特不理解男人的想法。你们不知道你们的健康不仅属于你们自己,还属于你们的家人吗?究竟是健康重要还是男人的面子重要啊?

2015-07-28 185712 2015-07-28 185706

国外如何发掘与扶持设计师新秀?

什么时候中国的企业也能踏踏实实地做些扶持新人的工作?每次看到大大小小的时装设计比赛,都心疼花在里面的钱。我们和国外类似比赛最大的差距就在于后续扶持。我们总是都把颁奖的那一刻搞得高大上,下了舞台,选手又要继续孤军奋战,绝大部分销声匿迹。真正的国际大赛,比如王海震曾拿到的fringe、 国际羊毛标志大奖赛亚以及美国CFDA,提供的是至少2年的扶持,具体包括资金投入(非投资非借款性质,即不占设计师股份,无需归还),到免费提供场地、市场推广,以及定期请专业人士提供咨询指导。 这才是比赛的意义所在。

以美国的CFDA如何扶持新锐设计师为例。首先需要声明,他们的扶持计划只针对美国公民。比赛形式也不是大众投设计稿然后评委选评,而是由3个业内人士推荐,然后评委根据被推荐人的情况,调查考察其设计潜力及商业前景。看上去好简单,这要在中国,找几个人推荐还不容易? 事实是,推荐人的资质必须是业内身居高位的,最好是一说大家都知道的。这就是个门槛。听上去不太公平,因为新人怎么有机会接触这些大牌人物?

2014-10-24 144640

那么在美国,新人设计师何接触到大牌人物以获取他们的青睐呢?首先,如果要接触时尚行业的大牌明星,你一定要到纽约。另外,这些人没有我们想像的那么高高在上,特别是在纽约这个汇集了世界精华之地,很容易可以找到他们的公司。 我在帕森斯设计学院时,因为他们时装学院就在第七大道,42街,传说中的Garment District,所以周边到处是大大小小的品牌公司。这些公司常常会招聘实习生,所以申请做这些公司的实习生就是一类方法。特别是时装周期间,几乎参加时装周的公司都要额外请实习生,这就是个学习、认识人的好机会。当然,对于帕森斯学院的学生来说,他们占着绝对的优势。即使只说院校名字,别人也会对你刮目相看。服装业其实近几年不算景气,但是帕森斯毕业生就业率一直几乎100%。如果你觉得自己竞争力不够,比如不是帕森斯等一线院校的毕业生,那先找个二三线的公司。 只要你到了纽约,踏入了这个圈子,你会发现,在这个圈子里很容易就通过谁认识了谁。总之,坚持不懈勤奋努力是必须的。我的一个朋友,就是通过做实习生后来认识了几个大腕儿人物,因为工作勤奋,设计也很有特点,所以获得推荐,得到CFDA两年扶持。

2014-10-24 144758

一旦获得CFDA的支持,那么他们除了提供创业奖金,还会提供创业空间。我去过的他们的孵化园区,整层楼被分割成几个大概三四十平的房间,足以做个design studio,放些设备桌子等。最重要的当然是时装周的平台(这个另外发文解释,很多人以为去纽约发布会是天价,其实不然)。 另外,CFDA还会邀请业内有经验的人士过来做商业辅导,或者请商科学院以新秀设计师品牌做案例分析。总之是真正全方位的商业扶持。不是比个赛,颁个奖,发个证书就结束了。

2014-10-24 144850

也许你会问,为什么这些企业在没有直接经济效益的前提下愿意投钱给新人?为什么没有工资也愿意去辅导素不相识的新人?这个当然有个体因素,总有人热心肠,总有人冷漠些。但从大的层面来说,一是虽然没有直接经济利益,但是会有社会影响力。CFDA本身是个巨大的社会资源库,所以能与之合作,本身是个荣誉。其次,声誉在任何领域都极其重要,没人希望被描述成一个自私冷漠,不愿意助人的形象。最后,对企业来说,这也是为自己挖掘新人的方式;对个人来说,许多人曾经受惠于CFDA,待自己成材了再去帮助新人也是种回报。总之这是个建立在良性循环基础上的系统。

2014-10-24 144002

虽然介绍了英美如何挖掘新人设计师,也鼓励青年设计师们努力向上,积极进取,但我依然要补充两点。第一,成功确实需要机遇,所以前辈的提携很重要。但前提在于,你必须是个值得提携的人。你真的热爱你所做的,并且拥有勤奋、踏实的品质。抱着将别人当扶梯,过河就拆桥的心理,在任何领域都不可能成大器。即使成功一定也是颗流星。 第二,成名没有想象得那么幸福。在时装这个领域,你的身材、衣服、style和命一样重要。很多明星设计师不敢吃饭,只能吃维持营养的药片,一年马不停蹄地赶新季产品。这对身心都是巨大的挑战,没几个人有健康的体魄。如果想长寿,不如细水长流,勤奋工作的同时,享受美好的生活,不必以成名为目标。 只要发自内心做你所爱,日积月累,总有成果。

2014-10-24 143619